正气歌

南宋 · 文天祥

余囚北庭,坐一土室。室广八尺,深可四寻。单扉低小,白间短窄,污下而幽暗。当此夏日,诸气萃然:雨潦四集,浮动床几,时则为水气;涂泥半朝,蒸沤历澜,时则为土气;乍晴暴热,风道四塞,时则为日气;檐阴薪爨,助长炎虐,时则为火气;仓腐寄顿,陈陈逼人,时则为米气;骈肩杂遝,腥臊汗垢,时则为人气;或圊溷、或毁尸、或腐鼠,恶气杂出,时则为秽气。叠是数气,当之者鲜不为厉。而予以孱弱,俯仰其间,於兹二年矣,幸而无恙,是殆有养致然尔。然亦安知所养何哉?孟子曰:「吾善养吾浩然之气。」彼气有七,吾气有一,以一敌七,吾何患焉!况浩然者,乃天地之正气也,作正气歌一首。

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
于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皇路当清夷,含和吐明庭。
时穷节乃见,一一垂丹青。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。
在秦张良椎,在汉苏武节。为严将军头,为嵇侍中血。
为张睢阳齿,为颜常山舌。或为辽东帽,清操厉冰雪。
或为出师表,鬼神泣壮烈。或为渡江楫,慷慨吞胡羯。
或为击贼笏,逆竖头破裂。是气所磅礴,凛烈万古存。
当其贯日月,生死安足论。地维赖以立,天柱赖以尊。
三纲实系命,道义为之根。嗟予遘阳九,隶也实不力。
楚囚缨其冠,传车送穷北。鼎镬甘如饴,求之不可得。
阴房阗鬼火,春院閟天黑。牛骥同一皂,鸡栖凤凰食。
一朝蒙雾露,分作沟中瘠。如此再寒暑,百沴自辟易。
嗟哉沮洳场,为我安乐国。岂有他缪巧,阴阳不能贼。
顾此耿耿在,仰视浮云白。悠悠我心悲,苍天曷有极。
哲人日已远,典刑在夙昔。风檐展书读,古道照颜色。

注释

天地之间有一股堂堂正气,它赋予万物而变化为各种体形。
在下面就表现为山川河岳,在上面就表现为日月辰星。
在人间被称为浩然之气,它充满了天地和寰宇。
国运清明太平的时候,它呈现为祥和的气氛和开明的朝廷。
时运艰危的时刻义士就会出现,他们的光辉形象一一垂于丹青。
在齐国有舍命记史的太史简,在晋国有坚持正义的董狐笔。
在秦朝有为民除暴的张良椎,在汉朝有赤胆忠心的苏武节。
它还表现为宁死不降的严将军的头,表现为拼死抵抗的嵇侍中的血。
表现为张睢阳誓师杀敌而咬碎的齿,表现为颜常山仗义骂贼而被割的舌。
有时又表现为避乱辽东喜欢戴白帽的管宁,他那高洁的品格胜过了冰雪。
有时又表现为写出《出师表》的诸葛亮,他那死而后已的忠心让鬼神感泣。
有时表现为祖逖渡江北伐时的楫,激昂慷慨发誓要吞灭胡羯。
有时表现为段秀实痛击奸人的笏,逆贼的头颅顿时破裂。
这种浩然之气充塞于宇宙乾坤,正义凛然不可侵犯而万古长存。
当这种正气直冲霄汉贯通日月之时,活着或死去根本用不着去谈论!
大地靠着它才得以挺立,天柱靠着它才得以支撑。
三纲靠着它才能维持生命,道义靠着它才有了根本。
可叹的是我遭遇了国难的时刻,实在是无力去安国杀贼。
穿着朝服却成了阶下囚,被人用驿车送到了穷北。
如受鼎镬之刑对我来说就像喝糖水,为国捐躯那是求之不得。
牢房内闪着点点鬼火一片静谧,春院里的门直到天黑都始终紧闭。
老牛和骏马被关在一起共用一槽,凤凰住在鸡窝里像鸡一样饮食起居。
一旦受了风寒染上了疾病,那沟壑定会是我的葬身之地,
如果能这样再经历两个寒暑,各种各样的疾病就自当退避。
可叹的是如此阴暗低湿的处所,竞成了我安身立命的乐土住地。
这其中难道有什么奥秘,一切寒暑冷暖都不能伤害我的身体。
因为我胸中一颗丹心永远存在,功名富贵对于我如同天边的浮云。
我心中的忧痛深广无边,请问苍天何时才会有终极。
先贤们一个个已离我远去,他们的榜样已经铭记在我的心里。
屋檐下我沐着清风展开书来读,古人的光辉将照耀我坚定地走下去。

译文

我被囚禁在北国的都城,住在一间土屋内。土屋有八尺宽,大约四寻深。有一道单扇门又低又小,一扇白木窗子又短又窄,地方又脏又矮,又湿又暗。碰到这夏天,各种气味都汇聚在一起:雨水从四面流进来,甚至漂起床、几,这时屋子里都是水气;屋里的污泥因很少照到阳光,蒸熏恶臭,这时屋子里都是土气;突然天晴暴热,四处的风道又被堵塞,这时屋子里都是日气;有人在屋檐下烧柴火做饭,助长了炎热的肆虐,这时屋子里都是火气;仓库里储藏了很多腐烂的粮食,阵阵霉味逼人,这时屋子里都是霉烂的米气;关在这里的人多,拥挤杂乱,到处散发着腥臊汗臭,这时屋子里都是人气;又是粪便,又是腐尸,又是死鼠,各种各样的恶臭一起散发,这时屋子里都是秽气。这么多的气味加在一起,成了瘟疫,很少有人不染病的。可是我以虚弱的身子在这样坏的环境中生活,到如今已经两年了,却没有什么病。这大概是因为有修养才会这样吧。然而怎么知道这修养是什么呢?孟子说:“我善于培养我心中的浩然之气。“它有七种气,我有一种气,用我的一种气可以敌过那七种气,我担忧什么呢!况且博大刚正的,是天地之间的凛然正气。(因此)写成这首《正气歌》。

快捷操作
最近浏览书籍
    加载中...
最近浏览文档
    加载中...